南非生活

羽毛球 TUKS 分级风波

27 Mar , 2012  

小牛我天性好动,在家坐不住,同时,天命也是这样:自我20岁开始几乎每四年都要换一个城市生活,且在每一个生活的城市至少搬家3次以上,那个折腾啊,到现在还历历在目。所幸的是,每挪一个地方,就离我和老牛的梦想生活越接近。就在2个月前,博主小牛我和老牛才刚刚在南非的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团聚并再一次暂时安定下来。

在收拾完住处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羽毛球组织。说起打羽毛球,还是来了SA之后的事情。虽然小牛入门晚,真正的从2009年开始到目前为止,打了3年多,算是进步尚可。并在此项运动中成为较受欢迎的选手。不知道的人在想,SA是不是就没有打羽毛球的人啦?不是滴,有,但是打得好的业余女性选手太少。所以,以小牛我迅速进入球圈,迅速提高,并具有潜质的业余选手来说,成为抢手货,那是必须滴。

3年多的时间,我从西开普省的UWC大学俱乐部,到西开普华人华侨俱乐部,到UCT大学俱乐部,偶尔与Kenilworth俱乐部切磋。对于找俱乐部不是件难事,从大学着手,这是最快速有效的方法。而比勒陀利亚大学是本城的一流大学,据说运动场也建得非常的好。因此我们几乎没带思考就决定加入了这个俱乐部,名叫TUKS。

在每年的年初,TUKS俱乐部会根据会员的人数及个人的水平进行分组,据负责人说,今年的人数空前暴增,达到了57人之多。因此,今年的分组比去年增加了1个队,由6个队组成。在分组完成之后就开始打北豪登省的比赛。接到分组通知后,我们被安排在3月第一个周二和周四进行筛选。高先生也是台湾华人,也是我们的好朋友,一个不在意年龄的羽毛球狂热者。以他和老牛的水平,被分到第三组是毫无悬念的。包括我。但是也许我们是新加入会员,又或许我们是华人,平心而论,此次的分组安排并没有我们想象中公平,我被分到了第四组,高先生和老牛被分在了第五组。尽管老牛可以单挑打过第二组的队员,尽管高先生和老牛男双可以不费劲打败我们第四组的任何一个男双组合。但我们是新会员,我们是华人,相比同样是新会员的白人,哪怕他们都是刚刚才会握拍的,照样会被不同等待遇。

好吧,这是别人的地盘,别人说了算。虽然我们非常不满,但是也不能减少我们打球的热情。在三月第一轮和第二轮的比赛中,高先生和老牛依然愤愤不平,以21:0大败了对手。而我们第四组全军覆没在强劲的对手手里。依然不带悬念!


我要留言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